古时杭州人过端午要香、要怪、要雅-www2345.com皇家赌场
古时杭州人过端午要香、要怪、要雅
来源:钱江晚报 | 时间:2019年06月06日

  记者马黎 陈宇浩 汪佳佳

端午习俗佩香囊
郎世宁《午瑞图》

  一晃,已到仲夏。

  古人眼中的农历五月,是个“恶月”,阴阳分,生死争。炎热、躁动、疾病,一切自端午开始,蠢蠢欲动。

  所以,过去人们习惯在端午这天出门采摘药草,雅士用兰,穷人用艾,戴也好,玩也罢,一切离不开排毒、避邪。

  于是乎,怀香袖兰,整个一天都香香的。

  屈原、粽子、龙舟,端午不是只有它们。今天要特别说说花堂香事。

  穿得香

  艾虎衫、戴香珠

  更衣前,先洗一个傲娇的澡。

  端午节的洗澡水,可以把柚子叶、白兰花等一起熬煮,这就是古人说的兰汤了。

  这个洗澡用的水也很讲究,在中国南方很多地方,普遍认为端午节的水,在中午才最珍贵。所以,小孩子洗澡要洗午时水,洗了午时水,才不容易生病,能袪病消灾,强身健体。

  端午节这天,衣服的logo是老虎——脚上虎头鞋,身上艾虎衫。

  明代定陵曾经出土过一件皇后穿的艾虎衫子,上面有艾叶老虎和五毒的图案。古人认为虎为神兽,所以今天的“五毒”,得靠它来镇一镇。

  南宋宋宁宗赵扩的皇后杨氏,还写过一首宫词,给大家示范一下端午这天的装扮细节:一朵榴花插鬓鸦,君王长得笑时夸;内家衫子新翻出,浅色新红艾虎纱。

  至于杭州姑娘儿,花头精就更透了,霸气的老虎也得带点女儿香。

  南宋的端午节会,女孩子会把玻璃珠、琉璃珠串起来,戴手腕上,或者挂在钗头。再讲究一点,珠子还要有香气。

  《红楼梦》里,元妃在端午节前赏给贾府众亲“红麝香珠”,便是用多种香料与中药合成带孔的圆珠,十八颗为一组,用细绳串成手串。

  如今的清宫档案里,还保留着雍正九年“避暑香珠”的配方:香薷、黄连、连翘等中药,还有磨碎的甘菊花、玫瑰花瓣,同时添有朱砂、雄黄。

  这些东西,现在中药店都能买到,功效就如清宫档案里的解说词说的:“盛暑事,时常带在身上,能避暑并时行山岚瘴气。”

  如果你正好也做了一串,佩戴可是有讲究的:戴于左腕,或悬挂在右胸处衣襟第二颗纽扣,最为得体。

  吃得怪

  十二红、蜘蛛煨蛋

  端午必吃的是粽子,这个太寻常。南北粽子的咸甜之争,一说起来,又是闹哄哄的各有各理,就不展开讲了。

  我们只讲个粽子的妙处,海宁人金大侠最懂——

  杨过看到程英在书桌前写着什么,便在吃粽子时揪了一块藏在掌心。等女儿家收拾碗筷时,取过她做衫时留下的布线,一端捏手里,一端粘了粽子,抛向书桌把纸片粘了过来,一看,上面写的正是: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(既已见到意中人,心中怎能不欢喜)。

  唉,不娶何撩,还去偷看女儿家心事,杨过和粽子都要检讨。

  端午不只有粽子,稀奇古怪的吃,其他还有很多。老北京中午要吃新蒜就过水面,而桐乡人的饭桌上还得端上一道暗黑料理:蜘蛛煨蛋。

  丰子恺先生小时候吃过,记得做法:把鸡蛋的顶上敲一个小洞,放进一只蜘蛛,用纸把洞封好,把蛋放在打蚊烟的火炉里煨。熟了之后,打开蛋,把蜘蛛取出来,孩子们只吃蛋就行。

  是不是很多人看到“打蚊烟的火炉”就弄不明白了?这是江南水乡老底子的物件了。水乡多蚊,很多人家会备有熏蚊用的火炉,黄昏时在里面点燃茅草豆荚,以散出来的烟来驱蚊。丰子恺也画过一幅《打蚊烟》的漫画。

  一只鸡蛋,就算加了一只蜘蛛做添菜,也是吃不饱的。端午还是有正儿八经的正餐的,在南方,少不了“十二红”。

  为何红?因为端午以午火(正午的烈日)为尚,所以重要的一顿饭要摆在中午,而菜得清一色接近红色。

  汪曾祺和唐鲁孙都写过这个风俗。汪先生记不全名目,但爱吃的唐先生把菜单都列出来了:素炒红苋菜、老腌咸鸭蛋、油爆虾、三和油拍水萝卜、胡萝卜炒肉丁酱、红烧黄鱼、温朴拌白菜丝、金糕拌梨丝、红果酪、樱桃羹、蒜泥白肉、鸡血汤。

  眼下小龙虾正肥,我觉得可以默默地把蒜泥白肉划掉,换成小龙虾。

  玩得雅

  听戏插花端午景

  吃完这桌“十二红”,不如听一支《西厢记·佳期》里的《十二红》,应应景。

  说起来,端午是听昆曲的好日子,避暑排毒,尤其要听“五毒戏”。后面一个版,我们专门写了端午看的戏,这里不详述了。

  说到端午雅事,蒲艾不得不提。

  蒲如剑,蒜如锤,艾如鞭,都可驱邪,如今我们也还在做。不过,在看了郎世宁雍正十年画的《午瑞图》后,新花样又来了:插花。

  这张画里,瓶插蜀葵、榴花、菖蒲,盘内是樱桃和杏,边上还散落着几个粽子。

  端午插花,也叫端午景,指的是端午节供养玩赏吃用诸物。写杭州人生活的《武林旧事》里,早就记下了这一笔。

  蒲、艾、榴花、蒜头、龙船花,就是“天中五瑞”,是端午节的主要花材。这几种花,我们身边很容易得到,尤其石榴花,小区和路边都有,那红色或者黄色像喇叭一样的就是,花期还能再开一个月。

  蒲艾易枯,香气渐散,别急着摘下它们,不如放到秋天吧。

  日本作家清少纳言写日常生活的《枕草子》里,有一目《端午的菖蒲》,过了秋冬的菖蒲,枯焦得煞白,很难看,折断,扔掉,“那时,闻到了五月的余香。”

  这是让人眷恋的味道。

  郎世宁的画里,还有一样东西,在江南这里倒不多见,它大名蜀葵,别名“端午花”或“端午锦”。

  这种花就在端午前后开花。一看这花开了,就知道端午要来了。

  蜀葵忌涝,但耐半阴,耐寒冷,在华北地区可以安全露地越冬。在历代典籍中,均有关于蜀葵的记述。这种花模样看似柔弱,内心却很坚强,形状也和艾草一样适合插瓶。很多地方的人,也会将这花摘回来插在家中,用以驱鬼避邪。

  在你的家乡,端午景又有些什么呢?

Baidu
sogou